在线咨询不孕不育

胚胎停育怎么办? 自然流产4次,她终于在北京卫人中医院做了母亲

发布时间:2021-12-06 09:57 来源:孕育问答 人气指数:187

  胚胎停育怎么办?2021年12月4日,偶然机会下记录了小敏终获好孕,初为人母的幸福;也记录了她多次流产、久治不育的辛酸路途。胚胎停育怎么办?让我们了解下她的故事……

  一对萌哒哒的眼睛,一张圆呼呼的脸,还有那一头与年龄不符的茂密秀发,像极了那个卡通里的可爱人物——蒙奇奇,这位特殊的客人就是小敏刚刚出生三个月的宝宝,她一出现几乎融化了医院里每一个见到她的医护人员的心。或许是医患间的互相理解,也或许是作为“战友”对不孕的携手抗争,每一次喜讯的传来都没有看到医生主任们因为见过太多案例而波澜不惊,正相反是那种忍不住的高兴。

  在送走从河北沧州远道而来的一家三口后,程亚辉院长感慨道:“一间小小的诊室,陪我接诊了形形色色的不孕病人,四十多年来的临床工作,让我知道了腺肌症患者的痛苦,体会到了多囊卵巢患者的焦虑,也更能理解卵巢早衰患者的绝望,她们大多都为一个共同的愿望而来,那就是希望自己能顺利怀孕。对我而言,这可能是一种感同身受,因此也更能明白“怀孕、当妈妈”这件对于女性来讲正常不过的事,对她们这个特殊群体而言,是多么的不易和艰辛。”

  怀孕四次,次次以失望收场

  “蒙奇奇”的出生也并不是一帆风顺,从2015年开始,沉浸在新婚喜悦之中的小敏(宝宝母亲)很快就怀孕了,然而还没来得及感受怀孕的幸福,她的宝宝就莫名流产了。

  和很多的备孕女性一样,调整心情,调理身体,开始试孕,2016年幸孕降临,对于怀孕,第一次经历的小敏也没有想到如何小心翼翼地去多加关照,去检查时已经是孕8周,有胎心,有胎芽,宫腔内出血21x10mm,“孕酮:6.64ng/ml,HCG:57513.71mlu/L,雌二醇:1078pmol/L ”,因为孕酮值过低,当地医生建议用药保胎。3天后再去复查,结果显示胎停,卵黄囊不清,形态不规则,清宫······

  突如其来的流产让小敏变得浑浑噩噩,父母公婆也早就开始催孕,心里的愧疚也是第一次满满当当地占据了小敏的心。时隔半年,第二次怀孕,检查结果显示,20x12mm孕囊,形态不规则,囊内见类似胚胎声像,未见胎心搏动,仅过8周又提示胎停。躺在B超室的小敏,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眼里早已是一片恍惚。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医院的小院,坐在角落伤心地哭,各种无助、迷茫,甚至绝望。”回忆过往,小敏仍然难以遏制那股辛酸。后来,小敏开始去阅读各种帖子,添加各种相关的群,向有过和自己一样经历的人寻求经验,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有人推荐了一家省城的医院。在老公的陪同下做了全套检查,只检查出甲状腺功能减退,经过激素治疗,中药调理,小敏甲状腺激素指标渐渐恢复正常,医生也建议开始备孕。

  第三次怀孕已经是2019年,但就在孕7周的时候,去医院检查发现HCG长得很慢,B超显示无卵黄囊和胚芽,胎囊不规则,看情况不好,小敏立刻停了保胎药,住院进行药物流产,3次流产不孕的小敏对流产的感觉仅剩下了麻木。第四次怀孕,走投无路的小敏,甚至还听了迷信,结果还是以生化妊娠不了了之。

  “5年不育,4次流产,忍受着各种不理解,各种猜测,可以想象得到她那几年是怎么过来的。”程院长一边翻着小敏的既往病历,一边和我叙述着小敏背后的那些坎坷。

  保胎之行,卫人终现孕育曙光

  上帝还是公平的,当他给小敏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也给她打开了一扇窗。结婚以来,虽然一直不育,一直习惯性流产,但丈夫仍然呵护有加、不离不弃,在小敏因为多次流产麻木颓废的那段日子里,丈夫也一直陪在身边悉心照料和开导。

  “都说北京医院比较好,我们去北京,一定没问题的,你安心在那儿治疗,治不好我们就不回来,我就去那里上班。”这是在小敏第四次流产后丈夫对她说的话,就是这个已经三十岁的大男孩再一次唤醒了她不服输的心。

  经过多方打听,夫妻俩在朋友的介绍下听说到了程亚辉院长,于是在2020年8月18日慕名到北京卫人医院预约挂号。“程院长,您就是我的全部希望了,我媳妇儿可就交给您了。”初次接诊,这个爱妻心切的大男孩儿着实让程院长吓了一跳,在了解到小敏的既往病历后,得知4次习惯性流产,程院长也理解了小敏丈夫的急迫。

  习惯性流产因素复杂多样,包括遗传、免疫、内分泌、解剖、感染、环境、和其他诸多不明因素等,光靠估摸论定是不切合实际的,小敏不仅需要做系统的检查,还需要辨证论诊。

  为此,程院长联合中医科周淑敏主任、内科刘玉莲主任两位专家为小敏进行了多学科会诊, 通过超声检查发现小敏生殖内环境良好,输卵管畅通,卵巢卵泡发育也都较好,但子宫壁因为多次流产清宫却略显薄弱。

  排除了感染问题,在血液和激素检查上发现仍然是甲功减退。周主任提到,“甲状腺功能减退是导致流产的多种因素之一,而根据小敏对既往治疗史的叙述,曾经经过调理激素指标也恢复了正常,如今再次复发,那就很可能是甲状腺本身的问题。”

  通过对小敏检查结果的进一步排查,发现她的甲状腺的确发育不良,这就会导致合成甲状腺激素的酶出现缺乏,从很大程度上影响甲状腺激素的合成数量。“这也就需要在后续调理上也应该环环相扣,待激素稳定后受孕不是最后一步,即使怀孕了也应该定时检查、不间断调理,稳定激素指标。”刘玉莲主任说道。

  对症诊治,不负所期好孕报道

  程院长提到,在此之前对子宫的调理也尤为重要,子宫内膜薄弱不利于胚胎的发育成长。对复发性流产患者来说,筛查出病因是第一步,对病症进行全面的针对性治疗才是关键。最后,在三位专家的辨证下给出了诊疗调理方案。回到家,小敏在达到符合怀孕的指标后,就启动了促排方案,不到两个月就检测出来怀孕了。

  对小敏来讲,怀孕并不难,心头大患还是保胎。 按照程院长给的方案,小敏按部就班的开始调理,不敢出丝毫差错。程院长在期间也不忘悉心嘱咐, 隔三差五地关注小敏的用药情况, 叮嘱小敏的老公,“在孕期,心情对于反复妊娠失败的患者十分重要,不要让家人给予太多压力。”也不时对小敏说,“既然选择在医院保胎,那就把这里当你的家,不要有太多心理压力。”

  程院长还经常给小敏带些适合她吃的水果,偶尔还专门带些从家里做好的饭菜,事无巨细的关照让小敏夫妻二人异常感动,在其他同事看来,似乎早习以为常,对患者身心的各种关怀早成了程亚辉的常态。

  一转眼,小敏已经在医院调理了一个多月,做了几次检查,到现在HCG达到了9万多,B超显示胎儿状况良好,小敏也不禁喜极而泣,要知道之前流产都没超过8周的。为了确保胎儿正常发育,本可以回家调养,她又多在医院待了一个礼拜,在程院长的耐心指导下,小敏终于放下了心。

  美好的事情需要等待,终究会有属于自己的灿烂。2021年8月11日,一个“小棉袄”的降生,终于圆了小敏一家的孕育梦。可爱的“蒙奇奇”对小敏来讲不仅是艰难困苦后一份温暖的回报,更让一个家庭因她的出现而焕然一新。

  “患者的幸福,就是医者最大的安慰。”采访结束时,程院长说的一句话让我在了解了小敏的案例后感触颇深······也希望正在孕育路上苦苦追寻的姐妹们,眼里有光,心存希望,找对方法,不要放弃,好孕终将会来临。

  程亚辉

  北京卫人中医院院长、主任医师

  我国知名孕育专家、“优秀医务工作者”“十佳医生”荣誉称号获得者

  四川卫视《特需专家号》、河北卫视《健康有话说》主讲专家

  领域贡献:2015年,开创性提出输卵管性不孕的治疗,要从单纯输卵管疏通到输卵管整体功能恢复的理念,并临床运用于宫腹腔镜手术中,辅以中西医辨证治疗,输卵管性不孕患者的术后受孕率有了质的提升。2017年,带领团队改进了子宫腺肌症的保宫术式,从粗放式的内膜病灶整体剥除,提升到精细化点位式病灶剔除,不但保留子宫的完整性,更保留子宫的延展性,最大限度保留患者的生育能力。

  专业擅长:从事不孕不育诊疗工作与研究40余年,擅长诊治复杂性输卵管堵塞、通而不畅、伞端粘连等情况,以及子宫内膜异位症、多囊卵巢综合征、卵巢性不孕、免疫学不孕等女性不孕症。精通各类宫腹腔镜、3D可视微创手术,如输卵管吻合术、子宫腺肌症等不孕不育微创手术。在不孕不育症诊疗和手术治疗方面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因疗效显著,深受患者肯定。

标签: